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新闻中心集团资讯【温度】这场“光明”接力辗转2600公里 跨越两省三地

【温度】这场“光明”接力辗转2600公里 跨越两省三地 2018-11-30 03:52:42

从合肥到昆明,再从昆明到芒市,辗转约2600公里……这是一场跨越两省三地,为了“光明”而进行的接力。

昆明26岁的吴磊(化名)和芒市66岁的陈健(化名)不会想到,他们会在这个冬天重见光明,他们更不会想到,这两枚珍贵的眼角膜,来自遥远的安徽合肥。

【捐献者】

因脑淤血不幸逝世 捐出大器官和眼角膜

11月20日10时35分,屈志国赶到合肥新桥国际机场,广播里却传来了飞机晚点的消息,这让他着急起来。屈志国怀里抱着一个白色的箱子,上面写着“安徽省红十字眼角膜库储运转运箱”——作为安徽省红十字眼角膜库主任,屈志国此行的任务是将这个装着两枚珍贵眼角膜的转运箱顺利护送至昆明。

屈志国(左)护送眼角膜和机场工作人员合影

这两枚眼角膜均来自于一位安徽的捐献者。11月18日,这名捐献者因为脑淤血而不幸逝世,家属捐出了他的大器官和眼角膜。随后,他所捐献的大器官顺利完成了移植。“我护送的眼角膜,不仅是两名患者重见光明的希望,也是这位无私捐献者较后的遗愿。”

屈志国手里的转运箱保持着4—5摄氏度的恒温,为角膜提供了很好的保存环境,“虽然眼角膜在保存液里可以保存7天,但越早移植,角膜成活率越高。”屈志国和航空公司说明情况后,航空公司安排飞机提前起飞,11月20日15时39分,角膜顺利抵达昆明。

屈志国(中)护送眼角膜抵达昆明机场

【患者一】

26岁地质工程师 因眼病无法野外考察

年仅26岁的吴磊是一名地质工程师,因为患圆锥角膜,他的视力严重下降,而且左眼病变已经发展到急性变性期,视力不到0.1,需要进行角膜移植。情况稍微好些的右眼,戴上眼镜约有0.3的视力,也要接受治疗,但暂时不用手术。

年轻的吴磊正是为事业打拼的年纪,可极差的视力导致他没法去野外考察,只能待在办公室,更谈不上拼搏了。

吴磊是此次安徽运送来的眼角膜的先进位受益者。20日16时47分,屈志国将眼角膜郑重地移交到昆明普瑞眼科医院眼表疾病专科主任医师邵彦明手里。

屈志国(右)护送眼角膜到达昆明普瑞眼科医院

随后一个小时里,邵彦明在普瑞眼科手术室里,为吴磊实施了左眼角膜移植手术。

【患者二】

失明30年 为角膜移植手术等了7年

另一名需要移植角膜的患者是66岁的陈健,他需要移植角膜的也是左眼。陈健的老伴说,陈健的左眼因患角膜白斑,失明已有30多年,“2003年做过快速角膜移植手术,后来好像是因为排斥,没过多久就又看不见了。”

7年前,德宏的医生建议陈健再做快速角膜移植手术,可因为身体原因,他无法长时间坐车,也没法乘坐飞机,所以迟迟无法远行就医。

几年过去,陈健的眼疾越来越严重,加之7年前右眼视网膜脱落,右眼0.08、左眼0.02的视力使他几近有效失明,只剩下一点模糊的光感。

这些年,老伴带着陈健进了很多次医院,但因为没有角膜,无法手术,他的视力始终无法得到提高。日常生活中,老两口相互扶持,“他不能离开人,我随时要在身边照看着”。因为看不见,陈健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常莫名烦躁,也不愿外出。

为了帮陈健解决难题,德宏州中医医院(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眼科主任李锐尝试联系了多家医院,较后得到了昆明普瑞眼科医院肯定的答复:不仅可以帮忙联系眼角膜,还可以派医生前往芒市实施手术,给予技术上的支援。

【时间轴】

11.18

安徽一名患者因脑淤血逝世,家属捐出了他的大器官和眼角膜

11.20

10:35

屈志国护送眼角膜从合肥出发

15:39

角膜顺利抵达昆明

16:47

眼角膜到达昆明普瑞眼科医院,患者吴磊接受移植手术

19:00

普瑞眼科医疗组从昆明出发,经过10小时车程,次日凌晨5点抵达德宏州中医医院

11.21

20:12

患者陈健接受角膜移植手术,约1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11.22

09:15

医生为陈健做了术后检查,角膜植片清亮,术后情况良好;昆明的吴磊术后恢复也很好

【医疗组】

连夜驱车10个小时赶往芒市

20日,患者吴磊的移植手术结束后,当天19时,普瑞眼科医疗组从昆明出发,连夜驱车赶往芒市,经过10个小时的车程,第二天凌晨5时到达德宏州中医医院。

21日下午,邵彦明主任为陈健做了术前复查。“患者的左眼角膜已经非常浑浊,保守治疗无法让浑浊的角膜恢复透明,要想提高视力,只能通过角膜移植。”邵彦明说,陈健的左眼还同时患有白内障,原本计划一起解决,不过检查后发现白内障的情况不算太严重,“为了让手术更安全,决定先实施角膜移植”。邵彦明表示,虽然白内障会对患者移植术后的视力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但两个手术分开做,手术效果更好,也更加安全。李锐主任也建议,考虑一年后再为陈健做左眼白内障和右眼视网膜手术。

当天20时12分,陈健进入了手术室。局麻后,由邵彦明和李锐两位主任相互配合,手术有条不紊地开始了。陈健原本的病变眼角膜被小心地切下,这枚角膜已经呈现浑浊的白色,就像玻璃被蒙上了一层窗户纸,透过它已经无法再看见“窗”外的世界。

邵彦明(右)和李锐两位主任相互配合,为患者陈健进行角膜移植

护士从转运箱里取出保存液里的角膜,邵彦明小心地接过角膜,无影灯下的角膜清澈透亮。约一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第二天9时15分,两位手术医生为陈健做了术后检查,在裂隙灯下,术后角膜植片很是清亮。“他和昆明的吴磊一样,术后情况都很好。” 邵彦明说,移植术后一般要住院观察四五天,两周后开始用局部抗排斥药,此后定期复查。角膜移植的恢复期比较漫长,但只要术后不出现排斥等情况,患者能够渐渐恢复到较好的视力,还可满足日常生活需求。

邵彦明(右)和李锐两位主任术后先进天病房查房

能帮助多年接诊的患者完成手术,李锐很高兴:“术后我们会积极跟进,这次很感谢普瑞眼科,帮助患者解决了大困难。”

【呼吁】

希望更多爱心人士身后能捐献角膜

邵彦明主任介绍,角膜病是第二位致盲性眼病,每年全国有八九万人因为角膜病失明。仅在昆明普瑞眼科医院,去年就完成了百余例角膜移植手术,今年8月开始,更是几乎每周都有几台移植手术要做。但角膜移植手术因为供体不足而受限,“如果有更多的角膜源,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失明了。”

屈志国表示,安徽省一年有百余例眼角膜捐献。近些年来,随着国家的重视、媒体的宣传和角膜库的建设等原因,角膜捐献量逐渐在增加。但因为有限的捐赠中,部分人无法实现捐赠,加上临床需求大,角膜还是很缺乏。“在有限的角膜资源里,我们坚持急诊优先、双眼盲者优先、学生优先。”而这次接受手术的两名患者,均符合优先调配的条件。

眼角膜捐献大爱无疆

“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爱心人士,能在离开的那一刻,献出自己的爱心,帮助更多的人。”屈志国表示,捐献角膜需要角膜没有疾病,捐献者排除全身传染性疾病,并得到捐献者家属一致同意并签字。“捐献者可以在生前填写捐献志愿书,身后由家属通知当地眼角膜库,捐出眼角膜。”

普瑞眼科角膜病专科介绍:

角膜病专科集临床、教学、科研为一体,在混合性角膜感染、真菌性角膜溃疡、病毒性角膜炎、穿透性角膜移植,疑难复杂性角膜移植、深板层角膜移植、飞秒辅助角膜移植、角膜内皮移植等诊疗领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帮助无数患者重见光明,且多次被央视等权威媒体报道。集团拥有多名国内知名的角膜病专家,拥有合肥普瑞眼科眼库、郑州普瑞眼科眼库、武汉普瑞眼科眼库、山东亮康眼科眼库、成都普瑞眼科眼库、重庆普瑞眼科眼库、新疆普瑞眼科眼库7所眼角膜角膜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