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新闻中心集团资讯普瑞眼科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正式成立

普瑞眼科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正式成立 2018-11-30 01:57:03

经相关政府部门批准,2018年11月27日,普瑞眼科医院集团旗下的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于济南正式成立。这意味着,普瑞眼科不仅会在儿童眼病,包括斜视弱视,眼睑下垂,泪道病,近视防控等方面有新的探索与贡献,更会把视觉运动疾病眼球震颤作为研究所的特色专业,使眼球震颤的诊断和治疗技术不断提高,让更多患者得到有效的治疗。

未来,该研究所还会在临床与基础研究方面与国内外高级研究所合作,多渠道协作,在普瑞眼科医院集团内部组建高水平的科目攻关队伍,用更前沿更先进的诊疗技术为国内外患者带来光明。

国内外专家*多渠道合作

共同开发更先进的诊疗技术

据留美眼科博士后、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所长杨东生教授介绍,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主要是开展与临床相关的研究,即便有一些动物实验的研究,也依然是以临床需要为指导。

▲ 2018夏威夷斜视STRABISMUS 杂志编委会成员(左一为杨东生教授)。

杨东生教授是旅美17年的美国国家眼科所博士后,也是我国眼球震颤学术领域的开拓者,领导和参与完成了美国高级、州级和学院级科研课题多项,擅长眼球震颤、先天性遗传性眼病、斜视、弱视、近视、儿童复杂眼病等诊治。

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的专家团队,包括集团儿童眼病专家李晓林教授、岳以英教授,美国耶鲁大学及匹茨堡儿童医院访问学者、世界小儿眼科及斜弱视协会会员、山东亮康眼科医院业务副院长王平教授,白内障专家、山东亮康眼科医院业务副院长岳飞龙教授,眼激光手术专家、山东亮康眼科医院屈光科主任李斌教授,以及来自国外的儿童眼病眼球震颤专家Richard W. Hertle教授、Lary Abel 教授、Lou Dellosso教授、Daoqi Zhang 教授等。

“研究所将以开发创新为主导思想,结合国內外新的科研动向,建立超前的诊疗技术。”杨东生教授表示,在普瑞眼科医院集团资金与人员的支持下,研究所专家团队将尽全力把斜视、弱视、眼睑下垂、泪道病,近视,眼球震颤等临床研究项目做得更细致,给更多的患者带来光明与希望。

眼球震颤诊疗要治标兼治本

普瑞技术已处国际领先水平

研究所之所以将眼球震颤作为特色专业,是因为杨东生教授带队的医疗团队,诊疗技术领先,能进行眼运动的定量检查与分析,诊疗方式同步国际领先水平,得到了患者的一致承认。

由于眼球震颤不是一项独立的疾病,治疗过程相对复杂,所以国内许多医生认为,眼球震颤是不能治的,这就给患者是否就医造成了选择性困扰。

在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专家先用先进的眼运动记录系统进行检查,通过波形确定眼震类型,做到有效诊断。“按传统观念,没有异常头位的眼球震颤是不实施手术的,医生只做那些有明显异常头位的手术。这种手术做完了,异常头位时常反复。普瑞就有很多从其它省市做了眼震手术又反复的病人前来就诊,我们发现这种做头位的手术方式效果不稳定。”

杨东生教授称,异常头位出现的原因是眼球震颤,所以治疗的根本是减弱眼震。“不以头位为核心来做手术,而是以减弱眼震,结合矫正斜视和头位进行手术,这是我们的新理念。今后的工作,要对不同手术方式的有效性进行研究,并探讨新的手术方式。”

▲ 杨东生教授在2018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斜视与小儿眼病年会中发言。

斜弱视治疗追求全功能康复

用国际较新技术多方式诊疗

至于斜视与弱视的治疗,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则追求全功能恢复。杨东生教授认为,斜视能造成弱视,治疗弱视要适时纠正斜视,这涉及到斜视什么时机手术较佳的问题。“按现在的观念,要等到孩子五六岁,视力达到0.5左右才手术,这时他们的神经系统、视觉系统,都已经发育快定型了,很难获得功能性的治好。”杨东生教授介绍说,斜视的治疗,不只从外观看眼睛不斜视,而且从功能看,要做到视力提升,立体视建立,这就是全功能康复的概念。“ 按传统的观念,把视力提上来再手术,那将不利于双眼视觉功能恢复。”

对于难治性弱视,杨东生教授带领的医疗团队,已经展开了双眼疗法,利用自主研发的平衡膜,替代传统的遮盖疗法。“传统的遮眼疗法,造成单眼视觉经历。可只有在双眼同时看,眼睛不斜视的视觉经历下,视力提高,弱视治好了、斜视治好了,才能达到全功能恢复的状态。较近开始的黑暗疗法,虽然处于研究的早期,但治疗效果出人意料。难治性弱视,包括一些视网膜功能异常的患者也得到了视力提高。”

▲ 杨东生教授在印度讲课。

而对于斜视的治疗,大多情况是把大角度斜视变成小角度斜视。小角度斜视,因为外观不明显,有的人就放弃治疗了。“从医生角度看,小角度斜视对双眼的全功能恢复是一个障碍,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有有效的斜视治疗技术。” 杨东生教授进一步介绍称,“如果只是看不出斜视便是成功,那么手术变得容易很多;要讲究视力提高,全功能康复,就需要术后有非常有效的斜视矫正,把斜视做得一点都不斜,这是我们的目标。”杨东生教授解释说,小角度斜视的难度在于要么矫正过度,要么做了跟没做一样,不容易用常规手术解决这一问题。“这是一个难点,也是我们研究的重点。”

▲ 杨东生教授在第四届WCPOS会议主席台回答听众问题。

欲给各年龄段孩子进行视力评估

预测近视概率与近视发生的时间

针对目前全中国都非常关注的近视防控问题,杨东生教授同样提出了普瑞儿童眼病与视觉运动研究所的研究目标——“无论哪个年龄的孩子来普瑞,我们都能给他进行视力评估与视力预测。”

由于孩子的眼睛问题需要尽早诊断尽早治疗,所以给各年龄段的孩子,尤其是婴幼儿,进行视力评估显得尤为重要。视力评估,究竟哪种方法较简单易做呢?对照不同的方法,用较佳的方式来查不同年龄孩子的视力,开发适用于幼小儿童的较佳检查方法,便成为了重要的研究课题。

“关于近视,我们的防控理念是:在做好常规治疗的同时,还要对近视的发生做出预测,防病于未然,即在孩子近视之前,给他做眼健康体检,便能判断孩子有多大可能得近视,什么时候会得近视,如同打个‘预防针’提前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