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新闻中心集团资讯一对军医战友援疆50年 大医精诚谱写边疆光明蓝图

一对军医战友援疆50年 大医精诚谱写边疆光明蓝图 2018-08-03 04:59:06

  青春已逝但乡音不改,少小离家却老大未还。在乌鲁木齐普瑞眼科医院,有这样两位非同寻常的专家领导——蒋国安院长与吴生泉副院长,双双扎根新疆50年,用专业与仁爱,谱写了边疆的光明蓝图。

  自1968年,他俩不约而同来到当时哈密柳树泉的解放军第八航空学校参军,再到均成为乌鲁木齐空军医院眼科中心原副主任,退休后又都到乌鲁木齐普瑞眼科医院继续发光发热,两人获高级、省级奖项无数,收到的锦旗、感谢信也不计其数,共同见证并推动了全疆眼科医疗事业的发展,为数万各民族的眼疾患者送去了光明。
 

  全疆眼底病专家 患者赶羊来答谢

蒋国安院长耐心给患者讲解检查报告

  初到新疆时,来自湖南常德“鱼米之乡”的蒋国安是不大习惯的:空旷荒芜的戈壁滩,一年难得见一抹绿色,一周难得吃快速米饭,还要在低下二十几度的极寒天气中,呆在没有空调暖气的机场救护车内,保障航校正在训练的飞行员及地勤人员的健康安全。

  好在远大的志向是前进较好的动力。年轻有为的蒋国安不仅很快适应了环境,还因表现优异,于1970年被保送到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念书,成为了先进批工农兵大学生。

  1980年春节后,作为业务骨干,蒋国安被调到了乌鲁木齐空军医院眼科中心工作。1985年,他被派往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负责人民医院进修,因为学习能力强技术过硬,成为了有着“东方一只眼”之称、上海负责人民医院的眼科创始人赵东生教授视网膜脱离手术的第二助手(先进助手是带教老师姚沁薇),并在姚沁薇老师的指导下,单独进行视网膜脱离外路手术。1990年,北京301医院马志中教授受邀到乌鲁木齐空军医院,示范开展玻璃体切割手术。随后,蒋国安又前往北京301医院、北京同仁医院参观学习。自此,蒋国安便在疆内率先开展了玻璃体切割手术。

  作为全疆首屈一指的眼底病专家,蒋国安的专家门诊号总是很难挂到,许多患者三更半夜就到当时的乌鲁木齐空军医院去排队。

  虽说军民鱼水情,可对待患者的答谢,蒋国安向来讲原则懂分寸。90年代时,一位阿尔泰地区50来岁的哈萨克族牧民,因为双眼视网膜脱离,被送到乌鲁木齐空军医院找他救治。当原本极差的视力变得清晰时,不善言辞的牧民便暗暗认准了这位赐予他光明的恩人。又到了术后复查的时间,热情但生活并不宽裕的哈萨克族患者,硬是赶了几只羊,驾车六百多公里,风尘仆仆地来答谢蒋国安。面对牧民的盛情,他其实很为难,一方面作为军医,无论如何不能收患者的东西;一方面又不想让对方没面子,机智的蒋国安干脆买下这些羊,并严肃告诉他军中的规矩。
 

  为患者省时间不吃不喝手术6小时

吴生泉院长给患者亲切看病

  与老战友蒋国安一样,吴生泉的求医之路也是“顺风顺水”:1970年,被保送到广东省中山医学院念大学;1973年,回解放军第八航空学校卫生队工作,可单独操作阑尾炎、绝育等手术;1982年,通过竞争激烈的考试筛选,进入当时的吉林空军军医学校复训;1984年,选择眼科专业,作为选优生定向培养;1987年,又以全优的成绩毕业;1990年,前往天津医科大学、世界人工晶体中国天津培训中心进修,跟随袁佳琴教授学习白内障晶体手术;1994年,成为全空军、全新疆地区开展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的“负责人”。

  在乌鲁木齐空军医院工作时,吴生泉便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每天提前一小时赶到单位看病历查房,下班后哪怕手术再累,也会去病房看看患者,问候他们的情况;通常手术量小,四五个小时可以完成,他便不吃任何东西不喝一滴水,尽量节省患者等候手术的时间,保证手术快速高效的进行;如果手术量大到需要一整天,那么他也只会趁着手术室中间消毒的半小时时间,匆匆扒几口饭,蜷着身体坐在地上打个盹,然后继续做手术。

  在他心里,有一个行为准则,即秉承大医精诚之心,全心全意地为患者服务。为此,当患者前来看病时,他从不挑病情的难易程度,也不挑白内障手术晶体的价格,一切从患者的真实需求与客观病情出发,给予患者较合适的诊疗方案;对于患者五花八门的答谢,他亦与蒋国安一样,统统挡在了铁的纪律“门外”。
 

  两战友相约普瑞 继续为患者送光明

  据悉,这两位乌鲁木齐空军医院眼科中心原副主任在退休后,双双加入了全国知名的眼科连锁医疗机构普瑞眼科医院集团,蒋国安担任乌鲁木齐普瑞眼科医院院长、普瑞眼科医院集团眼底病学组组长,吴生泉则担任乌鲁木齐普瑞眼科医院的业务副院长、白内障专科中心主任,他俩依旧保持原空军医院的合作模式,一个主攻眼后段,一个主攻眼前段,相互提携,彼此配合,共同为了患者的眼健康再接再厉。

  岁月如梭,转眼又至“八一”。到今年,退休军医蒋国安与吴生泉已整整援疆50周年。从北疆到南疆,从天山到喀喇昆仑山,从空军医院到普瑞眼科,他们带教过无数的眼科医生,救治过数不尽的眼疾病人。

  时代赋予了他们使命,他们赋予了自己使命。新疆这片有苦有乐的土地,给了这对战友较好的锻炼与滋养。成为专家后的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反哺社会,用专业与仁爱来报答这片美丽的土地。是的,这里的“孔雀”没有东南飞,他们一直“飞翔”在用爱传递光明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