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普瑞眼库媒体报道安徽商报:此刻,老伴的“眼”又看见了她

安徽商报:此刻,老伴的“眼”又看见了她 2016-08-30 10:03:05

“趁我还能写字,我要把捐赠表签了,在我走后把眼角膜捐给拼搏着的人”,“老头子,我陪你一块捐”……2012年11月13日,53岁的苏维民和妻子张和平一同签下了眼角膜捐献表。


图说:苏维民希望把光明继续留在人间,张和平也准备把捐献之事继续下去。

合肥市民苏维民因癌症去世捐出眼角膜,他后的心愿是受捐者能常去看看他的老伴,安徽省红十字眼角膜库通过微博找到受捐者。受捐者在合肥普瑞眼科医院接受眼角膜移植手术后,已经重见光明。2012年12月某日,苏维民的老伴张和平与两名受捐者见面。张和平含泪说,只要能让人重见光明,都是有意义的事。

癌症患者捐眼角膜

2011年9月,苏维民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由于已经错过佳手术时间,只能选择保守治疗。2012年11月,苏维民突然病情加重,“我自愿在百年之后将我的眼角膜捐给任何需要的人,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病床上的苏维民让家人帮他联系安徽省红十字眼角膜库,和老伴张和平一起办理了眼角膜捐献申请手续,成为安徽省第三对双双申请捐献眼角膜的夫妻。

12月16日,在与病魔抗争一年多后,苏维民离开人世。在他去世后的1小时内,医生为他取出眼角膜,并交由红十字眼角膜库保存。“我想捐献眼角膜,其实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我走了,还有人替我看看她。 ”苏维民在重病中曾这样表达自己的想法。

两男子受益恢复视力

为了帮助他完成后心愿,省红十字眼角膜库发出 “急寻”微博并找到受捐者。 12月23日,两位受捐者在合肥普瑞眼科医院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术。

“从目前情况看,两位受捐者视力恢复情况良好,手术很成功。 ”据省红十字眼角膜库主任屈志国介绍,眼角膜移植手术后,患者一般需住院7至10天,两位受捐者预计下周可出院。

老伴的“眼”又见到她

昨天一早,张和平在女儿、女婿的陪伴下来到合肥普瑞眼科医院。按照苏维民的遗愿,省红十字眼角膜库将安排他们与受捐者见面。说起老伴的后心愿,张和平直抹眼泪:“老头子总是说,我年纪也大了,若他不在了,就希望受捐者可以时不时来看看我,就好像他还陪在我身边一样。 ”

40多岁的圆锥角膜患者刘兵(化名)来自滁州,在18岁时就被确诊为圆锥角膜。由于两只眼睛不能同时做手术,刘兵只有右眼接受了手术。来自六安的吴军(化名)早年因为病毒性角膜炎导致眼角膜白斑,这次手术后,他的左眼恢复了视力。

上午9时20分,屈志国领着张和平走进病房。看到捐献者家属,两位受捐者情绪也非常激动,紧紧拉着张和平的手,连声说“谢谢苏大哥,谢谢您。 ”看着他们眼睛上覆着的纱布,苏维民的女婿感叹“总算完成了老爷子的心愿”。两位受捐者表示,他们家不在合肥,但以后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再来看望张和平,也会去苏维民的墓前祭拜。

走出病房,一直眼含泪水的张和平突然放声大哭,她告诉记者,“只要能让人重见光明,都是有意义的事。 ”

【新闻链接】

《合肥晚报》报道:好人走进黑暗 光明遗爱人间

昨天晚上8点50分,苏维民走了。但他的爱心却仍在延续。在他死后1小时内,医生帮他做了眼角膜取出手术,他的眼角膜将帮助他人恢复光明。对于他的离世,家属和医院的医护人员除了悲恸,更多了分敬佩。

11月13日,53岁的苏维民在眼角膜捐献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一旁的妻子张和平随后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们夫妻二人成为我省第三对双双捐献眼角膜的夫妻。

捐献

家人希望能见见受捐者

对于苏维民的眼角膜捐给谁,家属说他们并不在意,只要知道帮助到其他人,就心满意足了。“他虽然走了,但是他的眼角膜可以让别人重见光明,也算是生命在别人的身上得以延续。”

“但老头子有个遗愿,就是希望受捐的人有空的时候能来看看我,帮帮我。我这年纪也大了,家里一些重活,买个米,换煤气都需要帮助。”苏维民的妻子张和平说。

对于苏维民的离世,家人非常难过,但是同样为他的行为感到敬佩。“老头子给我们做了表率,我也已经成为捐献角膜和遗体的志愿者,哪些器官能移植就给别人用,不能用的就让学生做研究。”张和平说。

安徽省眼角膜库主任屈志国介绍,人的眼角膜只要是完好的,就可以移植给其他人,跟年龄无关,而且两只眼角膜可以给多个人移植。

昨晚9点半,眼角膜库工作人员赶到;工作人员对苏维民进行默哀,20分钟后,眼角膜成功取出。张和平轻轻走上前,抚摸着苏维民的手呢喃道:“放心上路吧,你的心愿已经实现了……”随后眼角膜被送到眼角膜库,等待移植手术。

寻找

发微博寻找眼角膜受捐者

昨天深夜11点多,屈志国发微博寻找眼角膜受捐者,“眼角膜捐献志愿者苏维民今日20:50左右逝世!感谢他的家人!他的大爱永远在我们心中延续!他用自己的爱和实际的行动传递光明!他后的遗愿:希望眼角膜捐给年轻患者!同时希望受捐者重见光明后能代他看一眼他的家人!愿意接受者请与安徽省红十字眼角膜库联系。”

“之所以要发微博寻找受捐者,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维民的家人想见见受捐者,我之前和不少受捐者也聊过,很多人不愿意见捐献者家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跟我联系。”今天早上,屈志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见面后不少受捐者会产生愧疚心理,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同时捐献者家人看到受捐者,也会再次想起伤心的往事。

“外地媒体曾报道过,一年轻男子重病捐献了自己的角膜,妻子经常去看望受捐者,给受捐者的生活造成了不便,两人因此对簿公堂。我们不希望类似事件发生,一般都建议(zh)不要见面。”屈志国告诉记者。

眼角膜在保存液中只能保存7天

“我们正在积极寻找受捐者,因为眼角膜在保存液中只能保存7天,希望大家帮忙尽快寻找,帮助需要角膜的人重见光明,完成苏维民后的心愿。”屈志国说。

我省眼角膜库新鲜角膜的存量非常少,还有少部分保存材料的角膜存放在无菌试管中,储存在无菌柜子里。屈志国介绍,这种角膜属于保存材料的角膜,保存时间长可超过一年,主要用于感染性角膜病变和角膜穿孔等眼疾,能建立角膜的完整性。不过,比起新鲜角膜,保存材料的角膜在厚度、透明度、透光率等性能上都有差距。

“来一个角膜就用一个,前段时间登记等待移植角膜的有上百人,角膜供不应求,你想想,现在安徽还只有我们一家登记移植角膜,如果各大医院都可以登记,那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屈志国告诉记者。

苏维民其人

与病魔抗争1年多终于倒下

苏维民和老伴都是合肥市玻璃总厂的工人,因为厂子破产,两人都下岗了。随后,苏维民出去打低工,日子虽然过得不富裕,但一家人很幸福。女儿也已经成家立业,还有个可爱的小外孙。本来一家人可以美满地生活下去,但是去年9月,命运残酷地给了全家人当头一棒,苏维民被查出患了肺癌。与病魔抗争一年多终于倒下了。

生前看电视坚定捐遗信念

苏维民生前性情温和,爱做善事,非常受人尊重。

在家人朋友眼中,苏维民向来是个热心的人,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之前看新闻有人捐献了眼角膜使其他人重见光明,“看完后,我们就讨论起关于角膜捐献的事。他当时就说他也要捐,说想后帮助下其他人。”

老伴张和平说,既然你考虑好了,我支持你,我也想把眼角膜捐出去,把我们两人的眼睛都留在世间。夫妻二人决定后,立即联系了本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记者及时与红十字眼角膜库联系,帮助他们办理了捐献的相关手续。11月13日上午,两人都在眼角膜捐献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角膜供不应求

今年已有30多人登记捐献

屈志国介绍,医院眼角膜库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低库存状态,一边是大量等待做角膜移植的患者,一边是极少的供体。“来一个角膜就用一个,有效供不应求。”众多病人只能在黑暗中继续等待角膜。

屈志国说,捐献者眼角膜被摘出后,越早移植给患者越好,保存时要格外小心。“必须保存于特制的无菌设备里,手术前要铺无菌巾。”安徽省眼角膜库建于2008年,近年来通过媒体大规模宣传,陆续有市民来登记。从2008年以来,登记捐献的志愿者有50多人,今年截至目前,已经有30多人登记捐献。

可是角膜需求面临严重供不应求,现今等待移植的患者有几百人,短了等一两年才能等到角膜源,长了甚至四五年都没有角膜可移植。

角膜捐献认识存盲区

“很多人对角膜捐献不理解。”屈志国说,尽管每次宣传都会详细讲解无偿捐献的流程和捐献渠道,但不少人对角膜捐献仍然一无所知。“比如很多人以为捐献角膜要挖出眼球,其实摘取角膜后眼球仍然是完整的,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有的志愿者本人同意身故后捐角膜,可家属不愿意。

在普瑞眼科医院,记者现场采访了10位眼疾患者,问及对方是否愿捐献眼角膜时,只有一人明确表示愿捐出角膜,7人表示不会捐献,2人表示可以考虑。“我这人比较传统,死了也要留全尸。”市民李女士说。另外一位市民则表示,捐献眼角膜后没有任何经济补偿,这令他非常不爽。“义务献血还能无偿用血,我捐献了眼角膜,却什么也得不到,我干嘛还捐?”

【注明:本文编辑时间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