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明眸格桑花新闻资讯明眸格桑花,给右眼失明的藏族孤儿点一盏温暖的心灯

明眸格桑花,给右眼失明的藏族孤儿点一盏温暖的心灯 2016-07-25 09:22:11

  8月14日中午12点52分,合肥普瑞眼科医院的五楼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慢慢的将旦增龙仁从手术室推了出来。旦增龙仁刚做完义眼植入,右眼被纱布包着,左眼则紧闭着,这让本来就瘦削的脸看起来更小。带他一同来到合肥治眼疾的吉安拉毛老师上前轻轻的抱住了他。“手术很成功,这孩子真的特别勇敢!一声没哭!”为他主刀的关虹主任高兴地告诉吉安拉毛老师。
 
 
  小旦增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手术室(如图)

 
  回到病房(图一)
 
  他的奶奶是“妈妈”
 
  在这次“明眸格桑花”活动接触的玉树眼疾儿童中,旦增龙仁让所有人都记忆深刻——
 
  除了那双笑起来弯成月牙儿的眼睛,还因为“没有爸爸妈妈,跟爷爷奶奶长大,爷爷是他的爸爸,奶奶就是妈妈。”
 

 
  第快速离开爷爷奶奶,小旦增打量着这个陌生又新奇的世界(如图)
 
  据了解,旦增的家就在青海玉树县结古镇,本应该是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但在小旦增不到一岁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较爱他的父亲,也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撞的支离破碎。父亲去世不到一年,母亲远嫁他乡,从此没有任何消息。小旦增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一家三口全部靠爷爷在建筑工地打打低工、给人家缝补衣服为生。
 
  两次突如其来的伤害,右眼有效失明
 
  人人都说“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虽然对于玉树的孩子来说,眼外伤是比较常见的,但因为缺少爸爸妈妈的照顾,小旦增的眼外伤听起来都让人心惊动魄。
 
 
  来到合肥,旦周才仁哥哥和吉安拉毛老师一直陪在他身边(如图)
 
  “旦增的眼伤是玩具眼镜中间没拧好的螺丝划伤的,4年前旦增跟小朋友们一起玩,旦增戴了个漂亮的玩具眼镜,小朋友们就抢着都要戴,一个小朋友‘啪’的一下拍上去,螺丝就扎到了他的眼睛,当时眼睛就破了,还出血了。”因为汉语表达能力不是很好,同病房的旦周才仁一边给他翻译一边比划着说。虽然闻讯赶来的爷爷急忙带着他到医院,经检查,小旦增的右眼晶体破碎,但因为当地医疗水平有限,稍微好点的医院在800里之外的西宁,即使开车也要将近20个小时,让年迈的爷爷奶奶能怎么办?
 
  然而,上天并没有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更多的同情和眷顾。就在小旦增的右眼经过简单的治疗还未恢复的时候,有天小旦增自己在家玩,又不小心把辣椒粉倒进了受伤的眼睛,顿时眼睛巨疼。而这两次意外的伤害,直接导致小旦增的右眼回天乏术。
 
  “明眸格桑花”陪他温暖前行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明眸格桑花”普瑞眼科医疗队到玉树为眼疾孩子筛查时很快发现了小旦增,接受检查时,旦增的右眼眼球已经萎缩深陷,眼眶凹陷,看起来非常突兀。
 
  “因为错过较佳治疗时间,右眼视力是不能恢复了。只能做义眼植入,这样孩子的眼球不会继续萎缩,眼眶也逐步正常,看起来也会美观一些。”给小旦增看病的合肥普瑞眼科医院汪丽娟医生非常遗憾的说。考虑到旦增的家庭情况,小旦增被纳入“明眸格桑花”免费手术治疗的名单,并于13日早晨,和另外11个眼疾患儿一起到达合肥接受治疗。
 
 
  小旦增笑的很幸福(如图


 
  医生将旦增龙仁抱到病床(如图)
 
  8月14日上午,旦增龙仁较先接受了义眼植入。“手术很成功,考虑到孩子还小,正在生长发育,我们给他植入的是较好的义眼。”手术医生关虹主任介绍。据了解,这种义眼植入的价格在一万块钱左右。
 
  与此同时,旦增龙仁的事迹经过媒体的多方报道,还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爱心人士纷纷给小旦增送来了漂亮的衣服、美味的低食和书。礼物之多,用吉安拉毛老师的话来说,那是“穿也穿不完,吃也吃不完。”。
 
  “治好眼睛后我会努力学习,长大后我也要做一名眼科医生,为我们所有藏族人治眼睛。”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更多感激的话,所有人的帮助化作旦增龙仁勇敢前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