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普瑞集团
查找

明眸格桑花新闻资讯巴桑尼玛:将来我要到合肥上大学,然后回囊谦当医生

巴桑尼玛:将来我要到合肥上大学,然后回囊谦当医生 2016-07-22 04:03:34

  15岁的巴桑尼玛是“明眸格桑花”第二批救助的幸运儿之一。
 
  此刻他正静静的躺在“明眸格桑花”爱心医院合肥普瑞眼科医院209病房的床上,自21号做过义眼手术后,巴桑尼玛就在等待眼睛的康复。庆幸的是,他的术后反应比其他两个小朋友要好很多,少受了不少罪。“等眼睛好了,我要更努力读书,长大后想当医生。”说到自己长大后的理想,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但却坚定。
 
  一枚小竹签断送了他的一只眼
 
  生活在草原上的孩子,意外伤害往往不是那么“意外”。“眼外伤”是其中较为常见的一种。巴桑尼玛就是如此。
 
  巴桑尼玛4岁的时候在家门口玩耍时不慎摔倒,不巧的是地面上一根小竹签,不偏不倚的插到当时小巴桑的右眼里,“当时很疼,流了很多血,我很害怕。”父亲急急的将孩子送到当地医院,但碍于当地的医疗条件,医生也只是给巴桑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止住了血流,但对视力的损伤却无能为力。10多年过去,合肥普瑞眼科医院关虹主任看到的巴桑尼玛的右眼“眼球萎缩”“有点丑陋”。而如果再不治疗,“如果再不治疗,细菌很快会传染影响另一只眼睛,同时他们的脸会凹陷,不但影响视力还影响美观。”
 
  顽强的孩子”Have a sweet DREAM”
 
  2014年9月21日,合肥普瑞眼科医院关虹主任给巴桑尼玛和另外两个孩子完成了“义眼”手术。
 
  义眼手术麻醉的药效退去之后,眼部的疼痛一般会持续一、两天左右,但一直到第三天上午,巴桑尼玛的眼睛疼痛还没有有效消失。
 
  记者陪他慢慢聊天,他说,“聊天的时候,眼睛就不疼了。”
 
  他说,自己很爱学习,成绩在班级一直在前5名。“我喜欢英语、藏文和音乐。”先进的遗憾就是残缺的右眼。
 
  虽然右眼看起来怪异,但热情的巴桑并不缺少朋友,只是朋友们都会关心的问他眼睛是怎么回事。“现在眼睛治好了,他们就不会问了。”
 
  问他成绩这么好,长大之后想干什么?“我想当医生,帮助更多的人。”他说因为自己的眼睛是在普瑞眼科给治好的,而且草原上很多跟他一样的孩子都因为失去治疗的机会而有效失明,“我会像你们对我(这么好)一样去对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好,让他们不要像我一样,眼睛坏了也得不到治疗。“短短几天,巴桑还对合肥产生了很深的感情,“我想在合肥上医科大学,然后回囊谦当医生。”